冉冉孤生竹

23 May.

【HPDM520活动】 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起了是什么感觉?(知乎体)



CP:哈德,提及罗赫


很开心能够参加这次活动和大家一起玩。



OOC是我的,有大量自产设定脑洞。

文笔是什么东西,嗷嗷,已经被我吃掉了。

请大家看着其他太太的面子上,不要捶我,顶锅跑~

 



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起了是什么感觉?


1,980人关注   605条评论关注问题


仰望星空仰望你

 

谢邀。

 

其实刚刚看见这个题目,我的内心是有些纠结的。因为我并没有把他当做死对头,于他而言,我有自信表示他也不会将我当成是他的死对头。但在其他人看来我们确实是死对头,毕竟没有人从入学一开始就使劲的给互相下绊子、找难堪。

更加确切的来说,是他给我下绊子、找难堪。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服装店里(原谅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我不能把店名说出来),那时候的他站在凳子上,高昂着头,光撒在他的金色头颅上,熠熠生辉,像从圣经里走出来的天使。

这让我忽略了身旁尺子的骚扰,只顾着望着他。

也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炙热,他转头看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紧张,吞咽了一下,我企图找一个话题,然而我思前想后确实没能想出些什么。

长时间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我,并不了解这个我才接触几天(还是从海格口中知道)的世界。

所幸的是,他先开了口,“嘿,你也是去霍格沃茨的新生吗?”

我结结巴巴的回复了是,他高声阔谈他的父母,兴致高昂的谈起一个名为‘魁地奇’的运动以及他钟意的学院。

我插不上话,也无法回复些什么。我没有父母,是个孤儿,从小生活在姨夫姨妈家。我没有接触过父母,也不知道父母给自己买东西是什么滋味。

他让我想起了我的表哥。自卑感渐渐开始充斥着我,我想离开这个地方了。接着他看到了海格,接下来的谈话就像一场噩梦。他讽刺了海格,用一种傲慢无礼的语言。这让我无所适从,因为海格是第一个给我生日礼物的人。

后来我逃一般的离开了服装店,接过海格给的冰淇淋,有一搭没一搭的舔着。我不打算进入他的学院,那让我感到厌烦。

这次的偶遇的画面其实一直盘亘在我的心里,我记得他高昂的头颅,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头发,只可惜那时的他还不是我心里的天使。

第二次见面是在开往学校的火车上,那时我们的交流更谈不上友善,他和我的朋友相处十分的不融洽,我的海德薇甚至转了一个面向。

即便是在现在他们的关系也不算友好,但是已经可以坐在一张桌子上共进晚餐了。虽然他总是会摆出一副我和你同桌吃饭是你的荣幸的样子,但是我清楚他已经认可了我的朋友。而且我喜欢看见他故意刺激我朋友时眼角眉梢间透露出来的愉悦,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咬到了心爱的小鱼干。

有谁会不爱一只可爱的小猫呢?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会像大家说的那样,一直针锋相对到毕业,然后在偶有的几次碰面里互相点点头,最终只是擦肩而过。

梅林在上,我庆幸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并由衷的感谢起来我未曾碰面的父亲。

因为我父亲的原因,我可以自由穿行在宵禁后的校园里,也是在这里我看见了作为级长夜巡的他。

难以想象他是如何一个人行走在夜晚的,因为一年级的他还会怕黑。

怀着一种被我朋友称为着了他的迷的不知明情绪,我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他走到那我就跟到那,我们之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他不足以看到我,我不足以碰到他。

后来我渐渐摸清了他会在那个时间夜巡,我可以在固定的地方加入他的夜巡。

我一直以为我躲的非常的好,直到那一天我们学校那该死的楼梯在我还未来得及上去时变换了位置。

我急得发出了一声低吼,待到我以为自己弄丢他的时候,我看见他就站在我的前方,双手交叠在胸前,扬起了自己的头颅,用着他们学院惯有的语气嘲讽着我的智商,连一个楼梯都搞不定。

他的话让我的心跳动得越发急剧,我想让他停下来,于是我凑上前,吻了他,世界清净了。

最后,我挨了一拳,被扣掉了十分。

敏,我的另一个好友,她看了一下我的脸颊,留下了一句注意时间休息。很难想象这句话竟然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过了半晌,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什么都知道了,我还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

我很难不听出些什么,你最近的哈欠声可一点都不小。敏回答我时,我才发现我自己竟然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当然了,我的朋友显然仍不在状态,云里雾里的看着我们打哑谜,最后缠着敏给他解答,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就是眼睛有点疼。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已经可以在夜巡时接到他丢过来的糖果,并在他追夜游学生时伸脚拌一下逃跑的人。

在白天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有争吵,当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发现那里面全是我,于是我停下了争吵,看着他傻笑,然后换来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留下我在原地。

我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下去,但是,我真正的宿敌出现了,关于他的阴影其实一直盘踞我的头顶,压着我,提醒着我这里还有一些注定要面对的艰难。但是这些不算什么,自我踏进这个世界里我就做好了准备。

令我感到惊慌的是,他不理我了,再也没有夜巡的陪伴,再也没有白日的争吵,他瘦了很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无法忍受他的疏远,他不对劲,他很痛苦,而我无法替他承受,这让我无法安心入眠,他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刺,他若不好,我便不安。

又一次的无眠,我披上斗篷出了寝室,沿着我们走过的路一点点回忆曾经,我想见他,想握他的手,给他一个拥抱。也许是靠着这股劲,我找到了他,他在哭泣。

他是一个小混蛋,总是高昂着头,抑扬顿挫的吐出讽刺的语句;他会露出坏笑然后把我推入令人尴尬的麻烦里;他会叉着腰等待着晚出寝室的我然后询问我是否被四处乱扔的袜子熏得找不着方向……

我从未见过他哭,从未见过他如此绝望,他就是个小混蛋,而我无可救药的爱他,是的,我爱他。

我抱着他,想要将他揉进我的血肉里,然后事情超出了我们俩的控制,我们滚到了一起,发了疯似的啃咬对方。

吻着他泛红的眼角,我知道,他是我的了。

故事发展到这,其实不甚美好,我们很快就分开了,他跟随家人走向了我的宿敌,而我也带着我的朋友走向逃亡。这让我不禁觉得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注定留不住想要的东西。

东躲西藏,颠沛流离。每当午夜梦回时我总会想起他对我说的那句“我爱你”,我想他不在我身边也许是好的,可是他在那边又过得怎样呢?我不敢想,但他父母在他身边总归是不会太糟糕的。

后来的后来,我成功了。

我的宿敌最后消失在自己种下的苦果里,而我终于获得了解脱,压在我头顶上的东西不见了,而我只差一件事没做了,我走向他,握着他的手,给了他一个久违的拥抱,接着是一个吻,这一次他没有揍我。

现在他就躺在我的旁边,我每天都可以看见他的侧颜,不用经过允许的亲吻他的唇。

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就像拥有了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天使。

 

 

精选评论

 

 

@红红瑟瑟发抖

 

天使?我觉得你可以再喝几瓶魔药治治眼睛了。所以你那段时间一直打哈欠就是去夜巡???还有能闪瞎你的眼真是我的荣幸。@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斯莱特林的龙  不谢。

 

@斯莱特林的龙

 

@仰望星空仰望你  回家,我做了晚餐。

 

 

 

 

 

-END-






评论(11)
热度(157)
深陷漫威脱不开身呐~

© 冉冉孤生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