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孤生竹

31 Aug.

【喜冉】 念念红尘

@四喜爱吃丸子 欢迎来到我把主角ooc系列

求轻拍,我把对话复制进文这件事,么么。

       下雨了,在S市这本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稀奇的是这次的雨下得非常大。

       万四喜生气的在雨中奔跑,她今天加班,办公室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好不容易完成她的任务,舒舒服服的在街上漫步时。

      天上一个闪电惊雷,雨就这样开始泼下了。

       有人曾经说过,最困难的事情莫过于在下雨天里于路上打车,在不可能里面于故地等人。以前万四喜不怎么理解前一句,现在的她深有体会。

       下雨天是真心难在路上打车!

       在几次挥手无果,还被汽车驶过后的飞起的水浪溅身后,一阵冷意袭来,万四喜只能快速的往前跑着。企图寻到一处避雨。

       大概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万四喜看见了一家咖啡馆,她着急忙慌的朝那里冲去。

       急匆匆地推开门,里面的人不多也不少,确是都看了她。

        万四喜低头看着地毯,被她身上的雨水打湿了一片。碎发紧贴着脸颊,水珠顺势落地。

       狼狈,莫名的狼狈。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

       却是一个人拿着毛巾朝她走过来,用毛巾包着她的肩,“今天的雨可真大呀!快到更衣室里用吹风机吹吧,一会着凉了可不好。”

       “多谢。”万四喜点了点头,合了合毛巾,便随着她走向厕所。

       吹风机里发出嗡嗡的声音,万四喜举着吹风机看着镜子中不断忙碌翻找的身影。轻咬下唇,突然感觉自己不冷了。

       “我叫万四喜,”万四喜放下了吹风机,直直看向正在忙碌的身影。

        万四喜看着她停下了动作,回过头冲她一笑,“我叫朱冉冉,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娘。你也可以叫我冉冉。”

       万四喜坐在位置上,开始细细打量这家咖啡馆。馆内布置得特别的温馨,处处洋溢着温暖的味道。在大厅西处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书籍摆放的十分随意,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突兀。

       不知为何万四喜就想去书架那里看看,她的脚步也随着想法而行。

       书架的左上角是一些英文书籍,书页有些破旧,看起来是时常翻动的。左下角是一些儿童刊物,充满了童趣。她缓行过右侧,全是一些古时的名著和当代的小说。

       视线稍倾斜划过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是一套的红楼梦。说是一套,还不如说是多种版本。有文言文版的、注解版的、英语版的等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万四喜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突了一下,刚想伸手去触摸。

       “四喜,你的咖啡好了。”朱冉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打断了万四喜的动作。

       朱冉冉看万四喜久久没有动作,便朝着她走了过去,刚一凑近她,万四喜就回过了头,离得很近,朱冉冉可以看见万四喜脸上的绒毛。
       朱冉冉比万四喜矮上几分,她刚刚好可以看见万四喜的唇,也许是泡久了水,受了凉的缘故,万四喜的唇有些许发白。

       “过去吧,你的咖啡好了。”

       万四喜看着咖啡上的纹路,优雅娴静,又抿了抿咖啡,不苦不腻恰到好处。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些像朱冉冉。
       万四喜看了看外面渐渐小去的雨,心里莫名期盼着再下大些。

       朱冉冉端着一盘华夫饼走向万四喜,在她的桌子上放下,“你一定饿了吧,这是我请你吃的。”

       万四喜有些惊讶,刚想出声询问她为何,却是被朱冉冉先抢答了,

       “因为我们有缘,”朱冉冉望着她笑了笑。

       万四喜不明所以,感觉朱冉冉的话别有深意,“哪里有缘了?”

       “你应该也是很喜欢红楼吧,”朱冉冉看向万四喜,直接开门见山的打开了话匣子,“你刚刚在我的更衣室里落下了一样东西。”

       朱冉冉把一个U盘放到万四喜面前,U盘上赫然是87版红楼中薛宝钗的头像。

       万四喜急忙抓过U盘,放进包里。一个不注意,咖啡泼在了桌面上。万四喜和朱冉冉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巾擦拭桌面。

       待一切都弄好,却是相看一笑了。

       朱冉冉又去弄了咖啡,只是这一次弄得是两杯。

       窗外又下起了帘帘的大雨,店里的客人因着前面歇了一会的雨出了店门,现下只有万四喜和朱冉冉两人。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红楼的?就凭一个U盘吗?”万四喜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朱冉冉又笑了一下,指向书架“本来我还不确定,但是刚刚你一直在哪里不动,我就猜了一下,没想到真是。”

       万四喜愣了一下,心想着你就不怕认错了尴尬。却是不小心嘀咕了出来。

       “有点,但问都问了,尴尬就尴尬呗,反正你也没让我尴尬。”

       “哈?”

       “不是你问我怕不怕尴尬吗!”朱冉冉觉得万四喜这一副茫然的样子好笑,忍不住出声逗弄她。

       万四喜想起来刚刚打翻咖啡的事,“你倒是不尴尬了,我可尴尬了!不过我俩的话题怎么总是围绕着尴尬呀,要不换一个吧。”

       朱冉冉也不忍心再逗她,“好呀。”

       万四喜咳了咳,企图转移话题,“你喜欢红楼的那个角色啊?我是宝钗。”

       “我知道。”朱冉冉看着万四喜笑了。

       万四喜想起了那个U盘,连忙出声,“你还没说你喜欢哪一个人物呢!也是宝钗……”

       她话音还没落,朱冉冉就发了声,“黛玉。我喜欢黛玉。”

      万四喜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从前同他人争执红楼梦里谁跟宝玉更配的画面。

      空气似乎凝固了,万四喜又陷入了她不想面对的尴尬场面。

      “以前看红楼时我不懂,最心疼黛玉,可现在我同样心疼宝钗。其实她真的什么都没做错,但是却被丈夫抛弃。其实她也不想活的如此圆滑,但是家里的情况又不得不让她圆滑。只能让人叹一声如果。”却是朱冉冉打破了这场尴尬。

       这句话就像初春时节的一滴水流进了寒冬时节的河,破冰之日到了。

       万四喜心里突然萌发出了喜悦的枝桠,“我以前年纪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宝钗,感觉她又温柔又大气情商高。但是后来越长大越喜欢黛玉,也许是看了越来越多阴暗面的东西的缘故,我也越来越理解黛玉,喜欢她。”

      “我觉得曹公的黛钗并不是两个人,黛钗就像是我们的两面,一面圆滑世故,一面真挚固执,她们的判词都是连在一起的。她们就像,就像……”

       “双生花。”朱冉冉的眼睛亮了起来,“就像双生花一样,相似但又各自往不同方向生长。”

       万四喜看着朱冉冉的笑,她也更着笑了起来。暖,真的很暖。

       雨一直没停,谈话也仍在继续。谁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评论(2)
热度(2)
深陷漫威脱不开身呐~

© 冉冉孤生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