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孤生竹

27 Aug.

【钤光】 尴尬症犯了的我该怎么办? 02

前言: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略有改动,ooc算我的。

@四喜爱吃丸子 答应你的,求表扬❤❤❤

正文:

       陵光还在这边思考该怎么回复这个摄影社社长时,那边已经发来了信息,你好!我是钧天大学摄影社的社长公孙钤。

       陵光抽了抽嘴角,你的ID那么明显我还看不出来你是谁的话,岂不是对不起焸栎一直在我耳边夸你有多么多么的厉害?

       虽然陵光直在心里吐槽着公孙钤,但还是正经的回复了他,你好!我是陵光,焸栎的堂弟。不好意思,我回复错了你。(ಥ_ಥ)

       “阿西!”陵光不知怎么回事竟在回复里加了一个表情符,这一叫倒是吓了执明一跳。

       执明猛的从床上跳起,头顶到了床架。这一跳着实有些猛,连眼泪花都有些溢了出来。

       “陵光,你在鬼叫些什么,我都被你吓到了!”

       陵光确实没有在意执明在说些什么,因为公孙钤回复他了,没关系的,= ̄ω ̄=。

       陵光看着这么正经的聊天内容里突然出现的表情符,怎么办?他会不会觉得我娘娘的?

       在经历的回复错人的尴尬后,陵光立马删除了评论,并以为今后不会在碰到公孙钤了。

       只是命运往往总是喜剧的,你越不想一件事发生的时候,这件事就会发生而且还会很快发生。

        一个下午,很平凡的下午。但对于执明来说却不平凡,反而是非常开心的一天。

       执明生性好动,不愿在一处待的太久,但又苦于执父的金钱镇压,只能委屈自己四年都待在这钧天大学十几亩地里。但是执明岂是个听话的主,他想了个折中的法子,组了个社团,天天借着社团活动的名义在外面浪着。

       社团不能只有一个人,于是他拉来了一群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孟章、蹇宾、陵光。虽是不情愿,但在狠敲执明一笔后,发小们还是入了社团。

       加入执明的社团其实很简单,一张申请表写上名字,粘上照片就行。没办法,社员们可金贵着呢,哪里肯动手介绍自己,写个名字贴个照片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只是执明也不是软性子,他们三人每月都得轮流抽出时间陪执明去开展‘社团活动’来掩人耳目。

       这天下午,是最讨厌的一个下午,对于陵光来说没有之一。每月必定有那么一天下午被一个无聊分子拖去四处闲逛,连休眠的时间都被占去了。偏偏这个无聊分子还不觉得这种行为过分。

       跟着执明在同一个地方绕了三次圈圈之后,陵光终于发了火,“那个鬼地方到底在哪呀,大清早的开车来这里,现在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倒也不是陵光脾气大,而是执明选的这个地方确实偏僻,开车都花去了三个小时,然后在山脚下还不可以直接开车上山。说来也奇怪,山下也停着几辆车。

       “大少爷,你今天怎么想着来爬山了?”陵光略带些好奇,执明虽然好动,但是并不喜爬山。

       执明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目光盯着陵光,“你不懂。”

       “……”

       二人不再多言,顺着小路爬了上去。只是越爬越怪,道路旁的树越发生长的茂盛,隐隐有这想要遮挡天空的气势。说来也奇,这太阳光竟然也能透下林子来,显得越发诡异。

       陵光咽了咽口水,“执明,你确定这条路是对的吗?”

       “没、没错,是对的。我攻略可是做了满满的!不会错。”

       看着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陵光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随着他继续走着。

       所以在陵光第三次看见这个路口时,他毫不犹豫的炸了,谁知道他浪费这一天下午的时间在这里干什么?连觉都不能睡个好的。

       正在他对着执明发火时,一样东西滚到了他的脚边,吓得他慌忙抬脚使劲的踩。待到回过神来往地下一看,一堆的碎片。

       陵光隐隐觉得脚疼。

       执明却并没有看他,反而是眼睛发亮的看着东西滚来的方向,“阿离,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可把你找到了。

       陵光抬起头,有几个人有些急忙的朝着这边走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其中最高的那一个,嗯嗯,有些眼熟。


评论(9)
热度(15)
深陷漫威脱不开身呐~

© 冉冉孤生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