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孤生竹

19 Jul.

【钤光】 尴尬症犯了的我该怎么办? 01


前言: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略有改动,ooc算我的。

正文:

        陵光最近很是苦恼,原因无他,他的堂兄爱上了摄影。更加确切的说是爱上了摄影社的社长,但按照他表兄的话来说就是钦佩。

        老子信了你的邪,谁不知道摄影穷三代啊?你还天天给那位社长送器材,虽然次次被拒,但你也钱太多没处花了吧。陵光翻了一个白眼,又换了只手撑在自己的脸上。

        “对对对,就是这个姿势,就是这个姿势。你保持住啊,我马上就照好了。”焸栎拿着刚买来的单反咔咔咔的照着陵光,那速度快的跟他撒谎时拼命眨眼睛一样。

        后悔,陵光现在快后悔死了。自己怎么就和执明打了那个赌呢?

        这件事还得从三天前说起。当时,陵光和执明在玩游戏。输的人就要当焸栎的模特,结果当然显而易见,陵光输了。

        “你磨磨唧唧的到底拍好了没有?一个小时都过去了。”陵光终究是忍不住了,直接瞪向焸栎。

        焸栎立马狗腿的抱着单反朝陵光跑去,“拍好了、拍好了。”

        陵光又朝着他翻了下白眼,“拍成什么样了,给我看看。”

        焸栎吞了吞口水,“哎呀!你长得这么帅,就不必看了吧,反正也不会丑到哪里去。”然后忽的一转画风,“我带了一个西瓜,我们吃西瓜吧。”

        陵光的狐疑地看看他一眼,总感觉有些怪异,但看着焸栎拿出来的西瓜便也不再多想。

        这个星期陵光很忙有一个研究需要他完成,他经常早出晚归,不是泡在实验室做实验,就是待在图书馆里查资料。好不容易忙完了刚一躺在床上,执明的笑声又把他给惊醒了。

        陵光一脚蹬开被子,“你这笑声是要闹哪样?都突破天际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执明到也不气,反倒是笑眯眯地凑了上来,用纨绔的声音调戏陵光。“陵光,你这是要火啊!”

        陵光顿时黑了脸,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执明,大有一副要撕了执明给自己睡眠时间陪葬的气势。

        执明像是看出了他有些生气,立即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这可不是我说的,你自己看。”说完立即向献宝似的将自己的手机凑在陵光眼前。

        陵光砸吧砸吧眼,这个雾雾的人好像有点熟悉啊,这个姿势好像在哪见过,这背景也有点熟悉啊,又看了看发送这组图片的人,陵光这下彻底黑了脸,一把抓住执明的手机,但还没打上几个字就被执明收了回去

        “大哥,你自己不是有手机吗?为什么偏偏要抢我的。”执明捞回了手机又默默的走到一旁坐着。

        陵光手发着抖的摸到了自己的手机,刚一戳进微信就发现有人在朋友圈里艾特自己。

        焸栎那小子在微信上发了几张自己躺坐在学校座椅上的照片,有的姿势正常脸模糊、有的姿势怪异、更有甚者干脆没有脸了。还配文说是尽力了,原来帅的人照相也不一定好看。下面扎堆的再评论哈哈哈。

        陵光这下的手更抖了,戳了焸栎最近的回复,你是不是傻,这也可以发出来,信不信我分分钟毁了你的摄影设备?

        过了一会儿,没等来焸栎回复。倒是有一位名叫摄影社社长的人来申请好友了。陵光拒绝了几次,但他仍旧坚持再申请。巧一手滑,陵光同意了。

        连句你好的客套话都没说,这个人一来就发了好几段什么关于拍景与拍人物分别该用什么镜头的资料。

        陵光满头雾水,最终回了一句,你好,我认识你吗?

        对方突然沉默了,连发了一半的资料都不继续了。

        就在陵光躺在床上又想躺尸时,对方发来了信息,是一张截图,正是陵光回复焸栎的话。

        等等,不对呀。陵光挺直了身体,他仔细的又将这张图看了一遍,妈呀,回复错了。这下尴尬了,陵光露出来了一个尴尬的微笑。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若说这位摄影社社长回复的是哈哈哈还好,他回复的却是如何才能用小镜头拍好人物的技巧。

        我尴尬症犯了,怎么办?急呀,在线等!

评论(24)
热度(14)
深陷漫威脱不开身呐~

© 冉冉孤生竹 | Powered by LOFTER